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十九) 长篇科幻连载www.118668.com

发布时间:2019-11-04编辑:admin浏览:

  在梦境可以出售的时代,一块原本经过商业安全鉴定的梦境芯片忽然变成了恶梦芯片。

  为了破解这个谜团以及救出陷落在梦境中的少女小绿,几名梦境救援者分头行动。

  挖掘者谢蓟笙救出了金不文,并设想出一种对这个超级信息芯片的医疗用途,但他不小心说漏了嘴。

  得到消息的苏纤姐,想和谢蓟笙好好谈谈,看看能不能一起发财。也许这样,就不用担心为这次事故担责任了。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有什么话想对不存在科幻说?欢迎来言~*也可以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康尽欢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代表作品《亲爱的,冰灯再也不会融化了》等。资深媒体人,历年来为《时尚芭莎》《新周刊》《GQ》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有多部出版著作。

  据说,成年女性百分之八十都经历过性骚扰与冒犯,因为男人就像二氧化碳一样存在于女人们的四周,很多男人都分不清讨好和赞美与冒犯的界线。

  苏纤姐和谢蓟笙坐在病房里,想谈一个有可能赚钱的猜想,谢蓟笙却说,他想先进到苏纤姐的梦里看看。

  这就是一个很尴尬的场景,就像一个中年男人对自己的女同事说,我想去你的卧室看看?真的只是看看,看你读什么书,睡觉流不流口水。

  谢蓟笙这番话说出口之后,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要求会有些冒犯,在他的价值观中,如果要合作,就是要深入了解,而梦境是一个不会隐藏真相的地方。

  苏纤姐对这个状况并不陌生,她看过太多年轻情侣或者暧昧中年男女来脑内小说俱乐部约会,他们都会选择进入同样的梦境,然后在醒来的时候交流彼此的感受。苏纤姐也接到过类似的询问“我可不可以到她的梦里看一看”或者“我可以不可以看看他到底在梦境里都做了什么,录像就行……”

  苏纤姐知道人们对于别人在梦境里的表现的好奇,是因为期待和某种不安与不信任,然而,这些要求都是梦境体验行业明令禁止的商业行为,只有那些地下俱乐部才会提供。

  对于谢蓟笙的这个要求,苏纤姐明显感到了冒犯,但是,也并非完全不能理解,她知道,她现在其实可以选择拒绝,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三十多岁了,试错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如果谢蓟笙的这个猜想真的有可能实现,自己今后的人生会轻松许多。

  她嘴上敷衍着,心里开始权衡,“谢先生,你是想进入我的梦境?还是要一块我的梦境录制的芯片,这两件事可是完全不同的难度啊。如果是你,你会让一个有修改别人潜意识的能力的人,直接进入自己的大脑吗?”

  “就算是有人邀请我直接进入他的大脑,我轻易也是不敢进入的啊,一个主体意识完整的大脑,www.118668.com,在他的领域之内,几乎是无敌的啊。我甚至无法判断这个人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装睡,甚至会不会中途惊醒。那个植物人的大脑,我敢试着进入,是因为他的脑状态肯定是沉睡的,甚至没有主体意识的。”谢蓟笙在谈起技术话题的时候,注意力特别集中,集中在问题本身,而忽视了许多语言内容之外的附加信息。他既没有注意到苏纤姐表情中的几分只是微微克制的不悦,也没有感觉到对方语言中的几分讽刺味道。

  “也不是这样敷衍,毕竟,你给我一块芯片,说是你的梦境,我也无法判断真假啊。我进入梦境也会因为我主观上的不确定,而造成不同的投射。”

  苏纤姐猜测着对方的意图,她也在设想自己的底线,到底是不能让对方直接进入自己的梦境,还是说自己也要拒绝进入对方的梦境?“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要求,您还是直说吧,我保证最多只会拒绝,绝对不会因此记恨你或者改变对您的评价。”

  “很简单啊,这里正好有仪器,你可以试着睡一觉,或者进入一块梦境芯片,我通过监视器进行观察就行,你我这是私人娱乐行为,不在工会限定的营业场所进行,就不算犯规。我只是想看看你在梦境中的相对更直接的表现。您平时太擅长职业微笑了,我不确定你真正的情绪是什么,这让我很不安。反过来,你也可以设定一块梦境芯片来测试我的反应。”谢蓟笙越说越兴奋,他从随身的腰包里面掏出一个小盒子,拿出了几个芯片盒,“这是我很喜欢的几个梦境,都是无害的,情景导向,有命运与选择类型的,也有公路电影类型的,都是很有浸入感的,你要选哪块?”

  这个问法太自以为是了,苏纤姐觉得谢蓟笙没有女朋友果然是有原因的,这个人太过于自我了。

  “谢先生很有趣啊,交朋友的方式都很特别。不过,旁观芯片,确实是比较安全的做法,那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如果你看了我的梦境,又不肯给我我想要的合作,我岂不是很吃亏?”苏纤姐知道了对方的要求,就开始用谈条件的方式争取回旋余地。

  “这……”谢蓟笙被问住了,他原本是想先知道对方值不值得合作,能不能够信任,再决定合作的条件,但是,苏纤姐的反问,他也确实觉得有道理。对于谢蓟笙来说,梦境本身就是商品,一个人在梦中的表现也是有地下商品的,所以是有商业价值的。看了苏纤姐的梦,是应该付出代价的,但是,该怎么定价呢?

  谢蓟笙被苏纤姐的这个问题难住了。苏纤姐是多伶俐的人,她看到谢蓟笙被问题问住了,并没有就此停手,反而乘胜追击。

  “而且,我睡在那里,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盗录我在梦境中的表现,就像你所说,这里不是行会规定的营业场所,你这样做,也同样不会违反行会规定。所谓信任,是要双向的,对吧?如果你不能信任我是个好的商业合作伙伴,我又怎样信任你是个有真诚合作打算的合作者?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先谈好条件,如果合作确实会给我带来想要的利益,我就愿意接受观察梦境这个考验,你看我这样说还是有道理的吧?”

  谢蓟笙忽然笑了,“哈哈哈哈,苏纤姐你好厉害,我想到合适的办法了,现在的设备有两套,我们可以各自进入一块芯片,然后设定同样的唤醒时间,和暗录模式,然后各自设定各自的播放密码,醒来后,我们都有了对方选择芯片的梦境测试记录。然后我们谈合作条件,如果前景还能彼此接受。你输入你的密码,让我看你的梦境记录。我输入我的记录密码,让你看我的梦境记录。在考虑具体合作的风险评估,这样就公平又安全吧?”他忍不住得意地补充了一句,“条件太少是难题,但是条件多了,就能组合出互锁模式了,苏纤姐你考虑周全这点,值得我学习。”

  苏纤姐心底对谢蓟笙的讨厌又多了一分,又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解题的思路,不过,总算还是松了一口气,被适时外界监视,和自己录好了记录,能选择是否和对方一同观看,回旋余地毕竟大多了。

  “就这块吧,小范围流传的棉花糖迷宫梦境,你查一下行会的商品登记库,这块芯片的评价还不错,是款放松型芯片,我这块也是原装的,没有任何修改,你可以用机器检查一下。”谢蓟笙从手上的几块梦境芯片封盒中选择了一款,递给苏纤姐。

  苏纤姐心情放松了一些,忽然就开始羞怯起来,人就是这样微妙的动物,当一种暧昧的情境貌似没有威胁性的缓慢展开的时候,自己也会变得有些模糊。

  《棉花糖迷宫梦境》,来自31区的娱乐向产品,该产品最大的特效是回环系统的复杂多变性,原梦境作者在一场多角恋的困扰中,产生了这一梦境,随着近似于心里困局的病理性重复中而多次重复做这个梦,产生了复式效应,并最终决定卖出这一梦境,其后,这个梦境在两年内又添加了几个改进版本,直到,原梦境作者因为多角恋破裂,被枪杀。该梦境安全性为A3,运行三年来,没有发生噩梦系困局,倒是引发过一些留恋性痴迷。

  “也就是说,这款梦境是测量一个人是不是贪婪?”苏纤姐凭着自己的行业经验分享,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对,这块芯片自己的俱乐部里并没有,应该是调性上和脑内小说俱乐部的气质不符,她有点担心这个梦境里会有一些情欲系碎片引发一些不可描述的梦境体验,所以才会没有加入自己俱乐部的商品供应名单。她试着查了一下这款梦境芯片的购入商都有哪些,果然,看了一下名录,没有任何一家A级的俱乐部采购这款芯片,倒是很多C级俱乐部和私人购入。

  苏纤姐虽然觉得这个梦境芯片的格调还真是直男的选择,但是此时她不想再讨价还价了,她还是确认自己在进入梦境芯片中的自我控制力的,就算是有暧昧情节,只要控制好自己就行了。而且,可以自己设定记录密码和观看密码,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不给对方看就是了。首先还是要进行测试,然后讨论那件事的可行性。

  苏纤姐对于谢蓟笙,倒是根本没有测试的打算,她是个理性的人,她其实不在乎别人的人品,一切合作都要签合同,用法律束缚别人更简单。

  不过,让谢蓟笙同时进入另一个芯片中,保持睡眠状态,这一点会让苏纤姐多一些安全感,所以,她选了谢蓟笙提供的几个选择中的那款公路电影风格的芯片《沙漠之海》。

  谢蓟笙开始调试设备,并教苏纤姐怎么设置同步密码,这个功能原本就是厂商为那些有特殊爱好的高端私人买家设置的功能,绝对不会被破解。

  苏纤姐躺进梦境体验仪,最后问了谢蓟笙一句,“你到底期待看到我在梦中又怎样的表现啊?”

  谢蓟笙躺在另一台建议的梦境体验仪里,回答“我只是希望能有一种更真实的感觉吧,其实,你就算是个女杀手,都无所谓,只要不是戴着面具的商人就行。”

  “商人有什么不好的?”苏纤姐坐在酒桌前,问出了这句话,她看到围坐在酒桌边上的几个人,都是长得很好看的人,他们的衣着也很华丽,每个人的脸上都懒洋洋的。

  “商人挺好啊,我想买什么东西,还是要找商人,葡萄酒,雪利酒,龙舌兰,埃及棉床单……”几个姐妹开始说起各自喜欢的商品。苏纤姐有一点迷糊,然后就想起了这几个人的名字,她们都是自家的姐妹,这个大园子里面生活还是很富裕的。

  苏纤姐也没有多想,听着众人的叙述,附和起了聊咖啡豆的那个姐妹,谈起了咖啡豆这两年的市场变化,忍不住提议,“你们手上有没有闲钱,我能找路子,进一大批阿根廷的豆子,我听说小道消息说,今年可能会有一个突发的气象灾难,会导致今年的咖啡豆减产,我们屯一年的咖啡豆,明年可能赚上七成的利润。”

  一个姐妹附和她,“苏纤姐,你真的是很会赚钱啊,但是,我觉得与其每次这样忽然集资,倒不如我们把钱凑成股份,成立家商号吧,你来管事,手上的钱随时周转,年底分红就是了。”

  一个留着飞机头的栗色头发的男人想了想说,“既然要买阿根廷的咖啡豆,是不是应该去阿根廷看看啊,我倒是挺喜欢看阿根廷人踢球的,只是,我好像没去过南美,总是去欧洲转,也没什么意思,苏纤姐,要不要我们组团,联系一些有兴趣经营咖啡生意的人,去阿根廷旅游吧。”

  谈起旅游,大家的兴趣都起来了,各自说着自己的旅行规划,有人想去阿根廷参加选美比赛,有人讨论起阿根廷的安全问题。

  苏纤姐跟着她们凑趣聊天,忽然听到了某种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她忍不住扭头观望,才发现大厅的墙面正在“颗粒化”无数细小的咖啡豆正在从墙面脱落,靠近窗口的地方,涌在地面上的咖啡豆被窗口晒进来的阳光烤出了焦香的味道,整个大厅里,咖啡的味道越来越弄。

  “你们看,我们现在就有了好多咖啡豆……”苏纤姐忍不住提醒大家,大家也都开始看那些墙上落下的咖啡豆,有几个姑娘开始欢乐尖叫起来,“想到什么就有什么,那我们还要不要去阿根廷玩啊。”

  “我们先喊人收豆子吧,然后就去玩。”说到这里,苏纤姐的常识才觉得有点不对,咖啡豆不是应该是产自植物吗?为什么墙壁上会有咖啡豆。

  苏纤姐想到了要去卖咖啡机,就决定立刻行动,她站起来,问,“谁开车了?我们去趟科技园区吧,我想开发一款更有品味的咖啡机,你们留下来的人,找人把咖啡豆都收了。”

  一个粉色头发的卷发女郎说,“你直接去门口,那辆粉蓝色的车,我的司机就在里面等着呢,你就说我让他送你去科技园,估计他肯定知道在哪里。”

  苏纤姐走出餐厅,街上的阳光很耀眼,这是一条商业街,街上的男女都打扮入时,她忽然觉得阳光真的很刺眼啊,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在阳光最亮的时候逛街了?她记得自己好像很久以来,都是下午两点以后起床的。

  她想起了自己大学刚刚毕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才会在这样炎热的阳光下出门,去各种公司面试,忍受各种挑剔,遇到的靠谱不靠谱的大小公司。人生真是艰难啊,尤其是二十出头的女生,又不能靠家里的关系谋生的时候。

  几十步的路,脑海里好像过了一遍走马灯,那辆粉蓝色的美式大肉车,根本就不遵守交通规则,直接停在了人行道上。

  在她靠近车的时候,车门打开了,一个穿着司机制服的胖子从车里走了出来,“我家小姐说,您要去科技园,咱们市区里有四个新兴科技园,近郊还有六个大型的,您要去哪一个?”

  苏纤姐看着那个穿司机制服的胖子,觉得有点眼熟,不过,她懒得去想到底在哪里看到过这张仆人的脸。她倒是觉得,制服特别能拯救胖子的外在,胖子一穿上制服,就显得可靠又听话,是很和气可靠的工作人员。

  “我也不知道该去哪个,我们餐厅的咖啡豆大丰收,我想找个有能力研发制作咖啡机的科学家的科技园。”

  “那应该是工业科技园,黑森林以南的轻工创新科技园,不过,要去那里,路程比较远,还要过迷宫高架桥,你确定要去吗?”胖司机为苏纤姐拉开后座的车门,毕恭毕敬。

  “只要弄赚钱,辛苦一点不是应该的吗?何况,只要有本钱,可以雇人去辛苦啊。我只要想到赚钱的方式就行了。”苏纤姐坐到车里,觉得这辆车的主人的品味优待提高,粉蓝色外壳,猩红色车内沙发桌,如果一会司机再放美国乡村音乐开车,就是标准的爆发户品味了。

  胖司机开始发动车子,车里不知道为什么飘起了一股茶的味道,隔着车窗玻璃,阳光似乎也没那么烈了,车里的空调开得有点大,苏纤姐觉得有点冷。

  “开到了您就知道了,不知道哪个天才想到了用各种自重力场空间填充高架桥上的闲置空间的办法,高架桥上到处都是商店,还有免税区……”

  苏纤姐一时想不明白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场面,直到车真的穿越了城市的繁华区域,来到了南城那巨大的高架桥组网,那个巨大的建筑集合体,像是一团挂满了鱼卵的水草,主体的高架桥本身就有几十条车道和转向,不同的交错口的叠加空间的缝隙里,还填充了小商店,各种个性招牌挂在有限的空间门面上,三角形的店面,五菱型的店面,甚至有的店面是倒悬在桥架露面的顶端的,是上一层的桥身的下空间外接。

  “好厉害啊,等我回去了,我也应该试试找人开发这个项目啊,但是,自重力空间是什么?”苏纤姐心念一动,然后又忍不住问自己,我回去哪里?

  高架桥网上的车速很快,不过,不同路线组合的区域,偶尔也会有岔道分流区域的短暂缓行,这个时候,那些小店面的看板娘门就会在不同的视觉角度开始宣传自己的店面。苏纤姐出于好奇,陆续在各个转车口或者偶尔的缓行区域买了各种商品,有的商品,她甚至没有见过。比如,果冻洗澡虫,一种像果冻质感的东西,把它放到你的腿上,它就会开始蠕动,一寸一寸地在你腿上环绕爬行,它爬过的地方,皮肤会觉得很清凉,在仔细看,细微的汗毛都被清理干净了,毛孔也通透了,还有一种细腻的凉粉效果的分泌液在腿上均匀形成一种保护层,对于夏天露腿的女生来说,这种小东西太有用了,十分钟就能清理一条腿。

  把各种商品试了一遍,苏纤姐完全没有空再看窗外的行程了,直到胖子司机说,“女士,我们到工业园了,我们要找哪位科学家?”

  苏纤姐这才扭头看看车窗外,司机识趣地吧车窗降了下来,苏纤姐看到了几十排巨大的高楼,就像超市货架一样排列,某几个楼层区域就会标识出专业类型,感觉就像是进了超级市场在货架上挑选产品一样……

  被原本设定好的自动唤醒功能唤醒的时候,苏纤姐已经在梦里开始了要从银河系运送钻石去仙女系当人造沙滩铺料的生意,苏纤姐忍不住开始追忆自己在梦里梦到的各种生意,开始清醒过来的同时,忍不住庆幸自己的控制力,在一个娱乐类型的梦境里,自己好像都没有谈恋爱,更不要说发生不可描绘之事了。

  她扭头看,胖子谢蓟笙也正在醒来,脸上还有兴奋的笑容,看来,他在他的公路电影里面玩的很开心。

  “吃午饭吧,我没想到你们又进入梦境体验了,也不说给我留个言。”方大卷已经准备好食物,坐在一边很久了。

  “你们进入梦境芯片的时候,小金回来了,她看了看你们的状态,说,你们不是在危险梦境中,她就先返回脑内小说俱乐部了,她想看看燕如雪他们到底行进到什么状态了。我也和他们通电话了,燕如雪还在小绿所在的可写入芯片里努力,至少在我一个小时前通话的时候,那边的事情还没有结果。”

  “我在梦境体验的时候,有做什么奇怪的反应吗?”苏纤姐看看这简易版的梦境体验仪,并没有隐私保护。

  方大卷一笑,“你好几次都笑出声来了,看来是个好梦。我查了一下,店里并没有备货,如果店里不打算备货,这款芯片我也应该弄点货,去街上卖一卖。”

  “这种体验性的梦境,不是那种低端芯片能发挥效果的,还是沉浸在其中比较有趣。”谢蓟笙完全恢复了精神。“苏纤姐,我们去找个咖啡馆坐坐吧。大卷兄,这里还要麻烦你留守,等我们再回来,我们就可以确定,是全员带着设备撤离这里,还是我要再进去一次了。”

  苏纤姐和谢蓟笙一起离开病房,在走廊里,苏纤姐忍不住小声问谢蓟笙,“你确定我们的梦境都没有被方大卷偷看吧?我对这款简易设备不是很信任。”

  “放心吧,除了没有那个取悦消费者的浮夸的外壳,这款设备的性能只比日常商用款要强,而不会弱,这是审核级别设备。我估计,方大卷这种街头卖梦人,都没有见过。至少也要是松猪级别的人才买得到。”

  方大卷一个人坐在病房里,他看了看监护仪里的患者,然后站起身来,溜到门口,偷偷看看谢蓟笙他们是否走远了。

  他虽然并不是很懂这些审核级别设备,但是,如果只是想监听一下病房里的人,一直在说什么,实在是不需要什么复杂设备,方大卷有太多机会偷偷放个袖珍信息收集器在这个病房里了。

  他开始认真思考信息收集器记录下来的病房里发生的那些交谈,尤其是反复听谢蓟笙和苏纤姐的那段对话。

  方大卷忽然觉得,这个生意,自己也该想办法捞点什么好处。他又盯着监护仪里的病人,然后打量起那套曾经和沉睡者进行脑联网的设备。

  他想了想,既然小金和谢蓟笙都进去过,又全身而退了。也许,自己也可以趁着现在这里只有自己的时候,进去看看,设定好自动唤醒,那怕就进去十五分钟?

  这冒险的想法让方大卷的心跳加速起来,这不仅仅是截和的快感,更是冒险行为本身诱发的雄性荣誉感。

  (未完待续)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导航栏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couchgm.com All Rights Reserved.